凤栖青雀台

童柯

首页 >> 凤栖青雀台 >> 凤栖青雀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之斗气皇妃 狂医废材妃 血妖姬 极品飞仙 腹黑狂妃太凶猛 剑出寒山 废柴要逆天:魔帝狂妃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 武烈殇 师父又掉线了
凤栖青雀台 童柯 - 凤栖青雀台全文阅读 - 凤栖青雀台txt下载 - 凤栖青雀台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吃醋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魏司承睡梦间, 有种不断下落的失重感。

始终能感觉到那种冰冷到骨子里,仿佛在墓地里徘徊迷路的空茫。

他猛地睁开眼,粗重的呼吸将身边的女子惊醒, 女子迷糊地睁开眼,唔了一声。

那种空洞的,孤寂的感觉仿佛永无止境似的, 好像他真的经历过那些痛苦, 他忍不住摸着云栖温软的脸, 重重吐了一口气, 她还在他身边。

云栖挪了挪头, 往他胳膊肘里滚了下脸蛋, 柔软的发丝蹭着他的脖颈, 那种独属于她的暖和让他从那无边漩涡中挣扎了出来。

“无事, 你继续睡。”吻了一下她娇软的耳垂, 轻哄道。

“魇着了?”云栖嗯了一声,问道。

云栖有些睁不开眼,运动太多她显得有些疲乏, 往他怀里缩了缩。

这样的小动作是以前没有的, 随着他们相处的时间变长, 这种像是撒娇一般的行为, 她总会在无意识中做着,就仿佛将两世都压抑的少女气息释放出来。

这几夜也不知怎么的,魏司承总是噩梦连连,醒来后完全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

虽然不记得梦是常事, 但他又能清晰表达出自己的感受, 理应会稍有些印象。他的精神颇有些恍惚, 今日她为他检查奏折的时候, 就发现上面有的批注弄错了,及时提醒他才免去被臣子笑话的窘境。他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晚上,在床上施展他那些过于旺盛的精力。

有一次她半夜口渴起来,却发现这人失重睁着眼看她,也不知这样看了多久,像是怕她会忽然不见了似的。

云栖只要一想到前世,因为不眠症导致他的精神出现异常,开始嗜血暴力,爱砍人脑袋,就抖了抖。不行,一定要阻止,值得高兴的是他现在完全没往那方面发展。

她伸手环住他劲瘦的腰,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背。

看云栖将他当孩子似的哄睡,魏司承有些不满,但还是舍不得她的主动,沉默地受着。

他甚至会想,偶尔这样一下也挺好的。

“还是不记得做了什么梦吗?”云栖实在太累,微睁着眼询问。

“嗯,只能感觉到那种窒息的冷。”那是一种濒临崩溃的绝望,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冷?”云栖以为是字面意思,现在是初秋,晚上的风是凉了一些。

“我抱着你就不冷了。”他搂着她。

“好吧,还冷的话让德宝再寻条被子吧……”她打了个哈欠,声音渐低。

还有一句,他没有说。

他总觉得自己不抓紧一点,就会失去她。这种感觉总是萦绕着,特别是她被李崇音带走的那段时间,每日的煎熬让他寝食难安。

也许是那几日的惶恐影响到了精神,总想用身体来加强这种联系,他想时时刻刻确定她的存在。

最让他羞愧的是,这个体贴的姑娘哪怕累了,也只会狠狠瞪他几眼,总是格外包容他的失控。

她迷迷瞪瞪的,与他说着悄悄话,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好像只是想安慰他刚才梦靥了,但又因为太困,说着的话也是迷迷糊糊的。

只听着她的声音,他的眼眉就彻底柔了下来,笑着用刚冒出来的胡渣蹭了蹭她的脸颊,引得她嫌弃地转头。

魏司承见状,跟了过去,幼稚地闹了她一会,她睡得沉,被他这样闹也只是低声地咯咯笑,拍打他那张天底下最尊贵的脸。

他拉过她的手指,一根根亲吻过去,听到外间传来轻微的声音,眼神看了过去。

寝宫外的德宝放低脚步声走了进来,层层柔纱帐幔中,能听到平日端庄雅致的皇后低低的耳语,皇后在南边长大,说话的时候自带吴侬软语般的娇软,就是他这个太监听了都酥酥麻麻的,何况皇上这般年富力强的男儿,难怪每日都叫好几趟热水。

还没走近,就能感受到纱帐内帝后的暧昧气流涌动,德宝忍不住红了脸,定定地站在远处。

帝王继续安抚着云栖,告罪着不再闹她,她才拍了下他的脸算作回应,并未发现有人进来。

魏司承将人全然搂住不让外人觑见,犀利的视线扫了过来,德宝做了个口型,将大致意思传达过去。

他们近身伺候的,哪个不知陛下对皇后是一种态度,对其余人全然是另一种,再说细致点儿,就是皇后,以及皇后以外的。

收到陛下退下的命令,德宝不敢多看,反正也不是多重要的事,那些吵吵嚷嚷着要见皇上的美人们,可以明日再解决。

“这几日不碰你。”魏司承摸了下云栖的眼皮下方,充满歉意。他不该因为自己的不安而影响到她,特别是云栖这几日眼底有了些黑青。

没得到回应,再一看,云栖果然睡着了。

过了一刻钟,熟睡后,云栖又有踢被子的迹象。其实一开始嫁给他那段时间,她还能每日保持一个闺秀的固定姿势到天明,如今却是越发懒得在他面前装相。

这位帝王自从登基典礼后,大部分时候还透着明君的模样,但偶尔本性外露,将少年时期那飞扬跋扈表现得淋漓尽致,偏生他是百姓崇敬的帝王,从他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名声在外,就是怼天怼地怼各种官员的言官也会斟酌着话进谏。

里头打破陈规的多了,就比如魏司承认为先皇已去,自己的皇后连天地都可以不用跪了,祭天时仅以鞠躬为礼即可,更遑论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习惯,他更希望云栖在他面前可以做她自己。

五更天的时候,魏司承准点醒来,稍作一番准备就要例行早朝了。

他凝望了会云栖依旧沉睡的脸,觉得她哪哪儿都好看。直到德宝进来才轻手轻脚起来,让端着洗漱盆的宫女们去一旁的暖阁,云栖比较容易惊醒,一点响动可能就会醒。

他将外面的纱帐全部放了下来,室内越发暗了,将里面沉睡的人柔柔包裹。

若按照习俗,云栖应该早起为帝王更衣并跪送,但帝王不说,没人会不长眼去提醒。

穿戴完成,魏司承走出宫中,洒扫小太监已在一阶阶清扫地面,放眼望去整个紫禁城笼罩在一片冷蓝的光线中。

“昨晚进来,所谓何事?”帝王语气极为冷淡严肃,朝着太和殿走去。

德宝轻声报告,原来是一群从端王府来的美人们,如今入了后宫,不甘帝王夜夜留宿皇后,大半夜的跪在寝宫门口,请求皇上“雨露均沾”。若不是德宝眼疾手快,让禁卫军把她们全部带回自己的住所,这消息就要传去了。

这般跪了一地,还是午夜,消息若是传出去,蒙羞的是皇家,也会影响到帝后两人声誉。

魏司承也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能得回云栖实在太过高兴,一时间没心情处理这些琐事,日日夜夜与她待在一起,云栖不是没劝过他,往往被他搪塞过去。

但若是任其发展,云栖身为皇后必然会遭到责备。

成为皇后之前,都能说出什么好聚好散的话,还能指望她什么,若是逼急了会不会就把他一个人丢在紫禁城了。

想到这,魏司承在早朝结束后,就下了决定。

“今晚就让敬事房举牌太监过来吧。”

“是,那娘娘那儿…”德宝迟疑道。

正好她也累了,他也要检讨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这几日就去各个宫中待一会冷静冷静。

魏司承沉思着:“这事朕会亲自与她说的。”

德宝一惊:!!

突然觉得今日的帝王,格外高大。

却听魏司承又加了一句,眼中精光一闪:“晚些时候你派些婢女去侍候,看她有没有心神不宁,或是其他表现,一旦有就立刻派人来告知朕,并告诉她只是去坐坐,没别的。”魏司承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德宝:“……”

德宝又想了想:“若娘娘没有这些表现……”他们娘娘可是大家闺秀,平日都是冷冷淡淡的,协理后宫,那些不符合规章的事不像娘娘会做的。

魏司承眉头一跳,一脚踹了过去,横眉冷竖:“还需朕教你吗,不会将情况说得严重些?”

帝后的晚膳比寻常人家还简单些,两人都不是铺张的人,一般四菜一汤就足矣,与弘元帝当年日日要一百零八道菜相比,实在是简朴的有些过分了。曾有侍奉老皇帝的宫人因为这前后差别将此事宣扬了出去,没想到传到民间后反而让帝后的名声更上一层楼了。

两人用饭时一般也不用人伺候,云栖一直觉得与魏司承待得时间长了,会莫名被带歪,他说用膳时只有两人才能闲话家常,若是旁边有宫人布菜,一顿饭菜都吃得不够痛快。

一开始她觉得这样实在太没规矩了,但渐渐的……嗯,这样真好。

这日用晚膳时,魏司承平静地说:“晚上会翻牌子,去其他妃子那儿。”

哐当,云栖用汤勺的手一抖,勺子落入瓷碗里。

云栖意识到失态,忙重新拿回汤勺,为魏司承舀了一碗鱼汤,微笑道:“应该的,陛下理应雨露均沾,身为后宫表率,臣妾亦是欣慰。”

魏司承现在听到雨露均沾几个字,就反射性皱眉。

云栖虽笑着,但话语却说得平静极了。

魏司承接过汤碗,一口气喝完,道:“真这么想?”

只是在还没解决办法出来,这后宫还是要去,不能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云栖低垂着视线:“……是。”

他又说道:“若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可好?”

在云栖面前,他觉得首先是她的夫君,其次才是皇帝,是以总是如此自称。

云栖摇了摇头:“您还想被言官参本吗,这本就是您的职责,臣妾不会多想的。”

拥有帝王的喜爱,她已经太幸运了,这是前世想都不敢想的事,她曾无数次从自己的宅院里眺望皇宫,暗自羡慕。

再祈求的多了,老天爷会不会把这种泼天幸运给通通收回去?

魏司承全身柔和的气息瞬间敛去,所以就算我碰了他人,你也是无所谓吗?

原本只打算逗逗她的,他怎么舍得欺负她,这是他好不容易骗回自己窝里的媳妇,疼还来不及。

但看到她这规规矩矩又冷淡的样子,胸口有些发闷,说不出话来。

他恍然想起,她的确中了情蛊,虽然挖了出来,那疤痕到现在都始终残留在她手上,但她的情是对谁产生的,这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为了顾全大局嫁给他,已是不易,婚后也一直尽着本分,将他照顾得妥帖,他不该这样逼她。

她是他的妻,却没有哪条规矩,必须回应他的感情。

魏司承等了一会,见她没反悔的打算:“朕知道了。”

可能是语气太冷硬了,他也给她夹了些菜,让她多吃一些,别在意方才说的话。

魏司承用完晚膳,又留了一会,陪她将花草都浇了水,两人聊了一会他才去奉天殿批奏折。

看起来用膳时的对话并没有太大影响,但云栖却有点喘不上气来。

他晚上,会翻谁的牌子?漂亮吗,应该很漂亮,能进他后院的哪个不美。

那个被翻牌子的妃子,也会与他如此亲密吗?

他也会抱着她们,那么温柔细语吗?

其实一开始她也会劝他多去后宫,往往被他怼了回来。

她接受的是身为当家主母要劝诫丈夫纳妾及开枝散叶的教育,虽羡慕一世一双人,但这世间哪有这般美好的事,就是话本里都不敢这么写。

可随着他不愿踏足后宫,她开始有了一丝奢望。

她好像,真的被他惯坏了,她开始贪心。

当日晚上,皇上果然翻了绿头牌,被传的那位妃子一整夜都处于兴奋的状态。

这消息也传到了皇后的凤仪宫,华年、佩雯等随着她一同留在皇宫的婢女们这一日连伺候都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提皇上翻牌子的事,就怕触及主子的心伤。

云栖登上了露台,在月色下眺望那方宫殿。

想到他与他人颠鸾倒凤,云栖心微微抽痛,越来越痛。

她不想让任何人察觉到她的异样,在侍女的服侍下,按时就寝。

就在她辗转反侧之际,忽然发现在床边,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似乎在脱大氅。

那熟悉的冷香味道,她几乎颤着手去触碰,碰到熟悉的布料,所有的冷静淡然顷刻间土崩瓦解,泪水涌了上来。

“陛、陛下…”

魏司承虽入了后宫,但一直听德宝报告着进度,从德宝的口中听到的是,娘娘一切如旧。

他虽失落但也不是很奇怪,大约是心里已经放弃,他打算慢慢来,这样陪在云栖身边,总有一日他家小姑娘能看到他。

在安置好那位妃子,让她与空气云雨之后,还是赶了回来,想着能陪云栖睡后半夜。

总之他去了后宫,那些言官与朝臣们应该暂时不会找她麻烦。

本来想不吵醒她的,静悄悄地走过来,哪想到他家小姑娘忽然惊醒,哭哭啼啼地扑到他怀里。

他手一挥,疾风划过蜡烛,一室亮堂。

魏司承手忙脚乱地擦着她不断落下的金豆子。

“好端端的,怎么哭成这样。”根据德宝的报告,她一整天都很正常,也没遇到什么事。魏司承心疼死了,他的小姑娘从认识的那一日,他最不舍得的就是她掉泪。

每次她一哭,他都觉得自己蠢笨得要死。

“臣妾后悔了,别去别人那里,好吗?”云栖泪雾蒙蒙地看着他,仿佛鼓起了全部勇气将内心真正的想法说了出来。

魏司承愣在原地,她说什么。

他是不是幻听了,她真的吃醋了?

她对他不全然是妻子的责任。

好像,是喜欢他的?

※※※※※※※※※※※※※※※※※※※※

依旧可可爱爱~~

青雀梦到的是前世,只是他自己舍去了最重要的记忆,所以连出路都堵死了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十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德贝 108瓶;= = 80瓶;绯月、28886073 50瓶;小白菜 30瓶;Jerrymei、九辻、" 十二、JJ8586 20瓶;佛劳拉 19瓶;一只若水 18瓶;月伴山、告诉我结局怎么he、Joyce019610 10瓶;静、奈奈奈奈 5瓶;40862409 2瓶;每天都在认真消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凤栖青雀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神器读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神器读书!

喜欢凤栖青雀台请大家收藏:(m.sqdushu.com)凤栖青雀台神器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村花小妻凶又甜 嗨,你的锅铲 攻略极品 上门小村医 神级龙卫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玉懒仙 火影之忍术大师 虚拟网游之疯狂开发 无敌医神都市纵横 剑神的退休生活 要和男主成双对(女配快穿) 修真界败类 超级小医生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 青帝 横推从签到盘古圣体开始 日娱之花未眠 捡到傲娇妖帝后我又真香了
经典收藏 仙生有望 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 从农为商 侯门娇香 姜太子 [西游]圣僧你骨头断了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成精的妖怪不许报案! 亡国后我嫁给了泥腿子 臣服 寒武再临 [综主鬼灭之刃]我当鬼的那些年 荒海有龙女 千年忘川河 师父又掉线了 女帝成神指南 倾世妖妃很轻狂 我在清朝做直播 嫁给奸臣冲喜后 只要你是大佬你就是我爹
最近更新 (快穿)炮灰的人生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 这个苍生有毛病 丹宫之主 叶卿修仙传 神医弃女 混元修真录[重生] 锦绣娘子:还俗将军敲我门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精灵奇闻 逆天神医妃 入赘 帝神通鉴 快穿之最渣前女友 穿书后我成了女配的金大腿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毒医娘亲萌宝宝
凤栖青雀台 童柯 - 凤栖青雀台txt下载 - 凤栖青雀台最新章节 - 凤栖青雀台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